江故

幸会。

【皇权富贵】私奔

*建议搭配BGM《私奔》食用(我实在没有办法把链接打出来555)

*文笔不好轻喷!

*请勿上升真人


01.

      进退两难,难以双全。

      举步维艰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不敢宣言,不敢见面。

      不敢透风的想念。


02.    

       那么多黑暗的日子里,流言和蜚语总是最具有攻击性的,也总是最能击垮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网络上一波接着一波的骂战从晚上开始就没停歇过,热搜第一高居不下。似乎有一个奇怪的定律,但凡有一点关于明星恋爱的真真假假的料来,总会引起一番腥风血雨。

         这好像成了娱乐圈司空见惯的规定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这次漩涡的中心人物是当下最具有话题度的两位——范丞丞,黄明昊,没有人想错过这个时机。

03.

       #范丞丞 疑似回应恋情#  #范丞丞黄明昊  隔空回应#

    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话题热度始终保持着着下不去,甚至一举包揽了热搜前三,大有打长久战的阵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公司上下忙得脚碰不着地,要解决的事一桩接一桩,接踵而至的问题来势汹汹,且来者不善。       范丞丞安静地缩在沙发的角落里,白亮的灯光直晃晃地照在调到最暗的手机屏幕上,像是刚才把少年小心翼翼揣好不敢说出口的心思抓出来,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。范丞丞慢慢地、小心地用手指划拉着微博,他在害怕,在害怕看到那些对他的少年所袭来的铺天盖地的谩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咔嗒—”

        最终还是没敢点开那些满篇充斥着恶意的言论,把手机锁屏向沙发上一丢,自暴自弃地把头埋在抱枕里,深吸一口气,闷闷地没出声。
        “滴——”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再次亮起的手机弹出一条信息。


     “你在害怕吗?”


04.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的爱没有那种轰轰烈烈,有的只是一股儿拼劲。他们各自把心捧出来,独自舔舐血淋淋的伤口再背靠着背又准备拼个头破血流,他们时刻警戒着。

       只要你愿意在一片怀疑声中牵起我的手。


        等黄明昊赶到机场,已经过了凌晨四点。

        机场没什么人,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工作人员。黄明昊一眼扫过去就看到了靠在椅子上的范丞丞,灯光在他脸上投下浓重的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范丞丞。”黄明昊弯下腰凑近范丞丞耳朵小声地喊他,带着口罩也藏不住对他的担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机票买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跟我走吧。


 05.  

       只要你愿意跟我走,只要你愿意不回头。

       范丞丞是大傻子。

       黄明昊上飞机前虽然在这么想,却又在坐上座位时抓紧了隔壁范丞丞的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自己也扛着,也看过了那些批评,却还在微信上安慰他。

       把自己的心掏出来给大众点评,还转过头来捂住流血的伤口,笑眯眯地和他说“我没事噢!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 大白鹅太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黄明昊又咬牙切齿地想着,邻座的范丞丞偷偷瞄了一眼,缩了缩脑袋,又把两人十指交扣的手握得紧了一点。


06. 

   微博上又一次因为两人而掀起了新的风波。 

  

      范丞丞Adam0616V:We will be there.@jjustin0219V


      jjustin0219V:Yes we will be there.//范丞丞Adam0616V:We will be there.@jjsutin0219V


         以前那么多黑暗艰难的日子我们都挺过来了,怎么会放弃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说出口的,是我们的心知肚明。

07.

      我多想和你厮守。



【薛瑶】糖(没有意义的小段子)

——“成美,如果——我是说如果,非要你选择的话,糖和我。你会选哪个?”
——“我会选糖。”
——“…………”
——“然后把糖卖了,来娶你。”
——“那么恭喜你,我就在这。”

【薛戚】吾观于世最美者

*其实我想不到题目了(buni)
*突如其来的产物
*这里辣鸡洋是个小孩子
*ooc严重
*文笔不好
*邪教注意

外面又下雨了。
滴滴答答的雨落在屋檐上,奏出一曲脆生生的小调。
薛洋却突然起了玩心,也不打伞,在的雨里边屋前屋后地窜着。雨虽然不是太大,却以一种劈头盖脸之势朝人身上打。
蹭蹭几下爬到树上,引得树叶受了惊,稀里哗啦一阵响。雨水沿着树叶兜头滑下来淋湿了头发。原本趴在房檐下懒洋洋的狗被这突然增大的声响一惊,当即叫唤起来,狂吠不止。
这屋外一人一狗搞出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戚容。他骂骂咧咧地出来,把薛洋揪回去洗头洗澡。薛洋乖乖地坐在板凳上,心里却兀自想着自己抛到湖里去的叶子,在悠悠的打着转转。
老老实实坐了一会儿,又不安分了。找了顶大帽子往头上一盖,又朝外边蹦哒。
戚容瞧见了,又逼逼叨叨了一会。话一直没停过,脚却跟着薛洋走了出去。
雨敲打在石砖上的声音清清亮亮的。薛洋蹲在小路上,草帽歪歪斜斜地顶在头上,手上采着各式各样的小野花。
有风把暖暖的香送了过来,哄得雨里也多了点暖。
戚容头上也戴着一个帽子,百无聊赖地往身旁的树上一靠,却沾了一身的水。干脆一不做二不休,直接往专心致志采着花的薛洋身上蹭去。
薛洋转过身,稍稍踮起脚,把一捧花全往戚容头上插去。
偶传来几声鸟叫,朦朦胧胧的雨把天上地下遮地一片茫茫,倒把两个湿漉漉的人衬得鲜明。
吾观于世最美者。

【仙子的自述】

*无明显cp向
* 文笔差
* ooc严重
* 突如其来的脑洞


我,仙子,哈士奇。

我敢说我是全世界最聪明机智伶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哈士奇了。不是我吹,我曾经办成姑苏蓝氏去喊人救人,可牛逼死我了。

我主人是金凌。

他父母都在他小时候死了。江家阿姐是个很好的母亲,她和金子轩其实很恩爱。虽然金子轩之前有做过一些事情,但这并不妨碍她们幸福啊。

金凌是被舅舅带大的。江家人极其护短,虽然江澄总说要打断他的腿,但事实上一次也没有。
但如果真正说起来,金凌应该还有一个大舅。你们肯定听过姑苏双璧,但其实云梦也有双杰的。听老一辈的回忆,就在江宗主小的时候,他与魏无羡关系十分好。两人曾经许诺,以后江澄做了家主,魏无羡做他的下属,一辈子扶持他。但是从我记事时,就没见到过夷陵老祖魏无羡。后来看到的时候,他已经被蓝家人拐跑了。
所以说嘛,云梦双杰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儿了,不提了不提了。

下面我来讲讲他舅舅。他舅舅可是个大人物,十七八岁就担任江家家主,重建江家,一个人挑起全部的担子,因为他身边空无一人。
都说是江澄大义灭亲,带领众人杀了他师兄。一切的大义灭亲的言论,很好的掩盖了江澄其实想救魏无羡的私心。

金凌还有一个小叔叔。要真说起这事儿来,其实我还是他小舅舅送给他的。
金凌的小叔叔是金光瑶。这也是个大人物。金光瑶,三尊之一,敛芳尊,善于谋划,恶人。
但这位敛芳尊并不容易,背着千万人的谩骂,顶着娼妓之子的名号,不知道被打过多少次。唯一几次的好心,却害了自己。最后还被自己最信任的二哥刺了一剑,着实令狗唏嘘。

最后再来谈谈我的主人金凌。他性格是不太好,死倔死倔的,很多人都不喜欢他。暗地有说他有娘生没娘教,被魏无羡严令禁止,不准任何人说,结果最后是他自己说了。金凌很好强,不喜欢把自己的软弱的那面露出来。他很宝贝一把剑,因为那是他父亲留给他的东西。
如果不曾有那些事,金凌本该有一个顽劣却待他很好的大舅,一个极其护短的二舅,一个温柔的母亲,一个把他当宝贝看的父亲,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叔叔。
但是他最后只有一个舅舅。
其实金凌与金子轩一般,都带着兰陵金氏从骨子里的骄傲,那是兰陵金氏的本色啊。
幸好后来出现了蓝思追,他性格倒是好的很,待金凌也很好。

后来金凌也时常去莲花坞,六七月间,菡萏作花,香闻数里,青帘白舫,①只是少了些人罢。

①摘自红桥游记

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篇发不出去(:3_ヽ)_哇难受

偷偷做个壁纸

句子是《大小姐和大少爷的反派生涯》(好像是这个名字?)里面的

【薛戚】标题真麻烦我想不到(1)

*先写一个小段子试试
*真喜欢这对,刺激
*写完就跑真刺激
*ooc严重


薛洋和戚容大概八字不合,相生相克。
碰撞从自我介绍中开始。
戚容:“我是你们戚爸爸。”
薛洋:“我姓薛,你薛爷爷。”
根据谢怜的回忆,戚容当时脸就绿了。
但很巧,不知道是不是班主任的恶趣味,他们两个成为了同桌。
然后?
然后就是同学们每天都可以欣赏到精彩的素质n连。但这些大戏的发生,通常都是由一些小事而引起的。
举个例子,戚容的铅笔掉了,滚到了薛洋脚下,薛洋笑得一脸人畜无害,在戚容即将捡到的时候,一脚踢走了。
戚容:?????我/操/了傻/逼薛洋你他/妈是不是屎吃多了我/操快把爸爸的铅笔给爸爸!!
薛洋心情颇好,叼着一根棒棒糖悠哉悠哉地坐在椅子上,还冲着戚容抛了个媚眼。
戚容差点气得一口气背过去。







后续没写完!!实在抱歉!∠( ᐛ 」∠)_

沉迷邪教无法自拔

觉得戚容和薛洋可以说是很好吃了
垃圾话组(bu)
都具有特殊的癖好(闭嘴)

【自我介绍的画风】
戚容:“我是你青灯夜游戚爸爸。”
薛洋:“我是你们薛爷爷。”

戚容:????


【快住嘴你在想什么!】


完了完了我把薛洋写成攻了,我收回评论里的话!!

【宋薛】脸都给你打歪???


*今天学校开运动会时的脑洞
*那个脸都给你打歪是真的,亲眼所见
*我写的都参照我们学校运动会
*这次运动会真的超有趣了
*ooc严重
*腿疼死了
*无脑小甜饼,最近虐文看多了
*有点困,总算写完三张卷子了,还有一些没有写:(


根据来自魏无羡的小道消息,学校将召开第五届体育节。

没过几天,就得到了证实。

班上的人对这种活动都是抱着极大热情的,毕竟整个星期五都可以不上课。

真幸福啊。

总算是熬过了一个早读课,搬上凳子挪到操场上去,就开始晃悠。

薛洋拉着宋岚四处乱转,手上也不闲着,发给运动员的矿泉水在他手上转来转去,要给他一把刀,或许还可以把这瓶水雕成一朵花。宋岚倒也不反抗,任他拉着。

操场上的人很多。但是薛洋很快发现一堆女生簇拥着一个女孩子向这边挤过来。走在前面的似乎有些犹豫,转过头去和她们说了些什么,爆发出一堆哄笑。薛洋眯了眯眼睛,饶有兴致地转着水,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,只把一根小棒暴露在空气中,看上去和叼着烟似的,倒有几分痞气。

那个女生似乎笑骂了几句,便转身向这边走过来,对着宋岚便是一句“你好。”还没等宋岚反应过来,就跑了。

薛洋笑的很灿烂,他笑眯眯地冲着宋岚感叹了句桃花运,毫不心慈手软把矿泉水往宋岚脸上一拍,大吼一声:“宋子琛你居然开始去找女孩子了???我不能满足你吗??我脸都给你打歪信不信??”

宋岚毫无防备被女孩子搭讪,又被突如其来的矿泉水扇了一个脸,整个人都有些懵。

等他反应过来,薛洋已经跑远了。

拂雪开始蠢蠢欲动了。

艾特我的大帅比@羡鱼. 


【宋薛】喜欢至极

就是随便写写吧.
第一次写文.渣文笔.有待提高.感谢指导.
慌里慌张.




“哟,这不是宋道长吗?”
少年懒洋洋地躺在树上,低头冲着自己笑出了尖尖虎牙,眼睛里盛着夺目的阳光,琳琅的山水,映出了自己的影子。

“阿洋,下来。”宋岚有些无奈。

“哎哎哎,道长别这么凶啊——”薛洋动了动,半是抱怨半是撒娇地拖长了音调,拖得直让人心里头绷着的弦颤颤悠悠的。少年极不情愿地慢慢挪着。蓦地,又是想起什么来了,速度倒也利落了许多,一个翻身跳到地上,却像碰上了些什么,嘶了一声,皱着眉头揉揉自己的左臂。宋岚张张嘴,刚准备说些什么,又被堵了回去。

“宋道长,和洋洋去玩儿吗?”薛洋一语落下,也没等人作出回应,更像是一个带有通知意义的话,就自顾自的抓住宋岚的手。宋岚惊了惊,低头看向少年,却被他眼中快要溢出的笑意所蛊惑一般,竟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。
少年难得安安分分地坐在椅子上,专心致志地吃着点心。宋岚百无聊赖地坐在对面看着他,但也没有不耐。薛洋倏地抬头,嗓音甜的发腻
“宋道长,吃糖吗?”
宋岚猝不及防被薛洋搂住了脖子,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,糖果的甜味登时充斥了整个口腔。眸色暗了暗,宋岚伸出手,加深了这个吻。
事后,少年伏在宋岚肩头,懒洋洋地被他抱着。不知是不是宋岚的错觉,他似乎听见了少年的叹息。

“宋岚,你是我的不可强求啊.”

宋岚猛然惊醒。

门外传来晓星尘的声音:“子琛,你醒了吗?”
“醒了。” “那我便进来了。”

屋内一片沉默。

良久,晓星尘终是开口了。


“子琛,昨日——是阿洋头七。”